历经风雨,归来仍是少年——写在支气管热成形术后两年

2019/10/08

   有一种阳光可以溶解心灵上的冰川,有一种阳光可以赶走生活中的阴霾,有一种阳光可以让我看到世界的美好,而这种阳光就是希望!
 
   难以承受的沉重呼吸,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,难以承受的精神压力!这是每一位重症难治性哮喘患者心中难以言表的痛!而我,自然也不能例外!从迷茫到接受,经历过人生的坎坎坷坷,现在说起和哮喘疾病抗争的经历,我看似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。如今在我眼里,每一次经历的挫折坎坷都是一种人生历练,暴风雨过后,才知道每一个晴天都值得珍惜,每一次的放下,都是新征程的开始。
 
   喘息、胸闷、咳嗽、咳痰,贯穿了我整个幼年期和青少年期。这辈子我都无法忘记那一段病榻上的时光!在12岁确诊支气管哮喘时,教授便第一时间给我用上了“吸入性糖皮质激素+长效β2受体激动剂+白三烯受体拮抗剂”的方案,然而天不见怜,我的病情仍持续加重,最终被诊断为重症难治性哮喘!那一年,我才14岁!
 
   在漫长的求医过程,似乎每一个帮我诊治过的教授,都是一副眉头紧皱,充满惋惜的表情。在14岁的青葱岁月里,我懵懵懂懂的从教授那里知道了什么是重症难治性哮喘,什么是慢性气道炎症,什么是嗜酸性粒细胞表型,什么是中性粒细胞表型,什么是TH2驱动的气道炎症……而我,就是教授口中所说的少数的中性粒细胞表型哮喘!
 
   随着病情不可控地发展,治疗一直在逐渐升级,即使是大剂量口服糖皮质激素,也没有成功击退病魔,反之,长期大剂量的口服激素,让我的免疫系统变得脆弱不堪,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!直到2017年,支气管热成形术被提上了日程,成了我的最后的希望。
 
   学习哮喘防治常识,接受规范化治疗,有效的自我管理,会让哮喘患者获益。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网。我在林江涛教授的指导下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持,哮喘日记早已成为我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从某一种程度上来讲,这本哮喘日记在哮喘控制中真的发挥了非常巨大的作用,它不仅改变了我的生活态度和生活习惯,同时让教授在每次随访中充分地掌握了我的病情。哮喘这种疾病很难完全治愈,但是可以通过规范化的治疗,可以达到临床缓解,使用最少的药物剂量、最少的药物种类来维持最好的生活水平,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、工作、学习,甚至参加体育锻炼。
 
   锦上添花人皆可为,雪中送炭难能可贵!感恩命运让我在最绝望的时候,我遇上了很多德医双馨的教授和老师。感恩中国哮喘联盟所有的教授和老师,陪着我走过了那一段最坎坷不平的路,每次跌倒在万丈深渊,是你们告诉我阳光总在风雨后,让我有勇气、有信心与疾病抗争。多年以来,林江涛教授一直默默关注着我,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总会伸以援手!默默奉献的背后,付出了多少的汗水与心血!每一句轻轻的叮咛,蕴含着对我暖暖的关怀!每一个凝重的眼神,饱含着对我深深的担忧!他带领的中日友好医院支气管热成形手术团队,通过精湛的医术,给我带来了如同丑小鸭变白天鹅一般的重生,让我往后余生不再因病而留下遗憾!
 
   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!十多年与病魔奋战的岁月,我宛如一棵茁壮成长的小树苗,感悟风雨,享受阳光和雨露的滋润,如今也长成了一棵大树!术后的这两年时光,我慢慢走出来疾病的阴霾,走上了工作岗位,成了一名基层医生。
 
   支气管热成形术后两周年之际,我的所有口服药物全都停用了!从重拳出击的治疗方案到如今仅需吸入性药物维持,这是一个集结了众人心血的奇迹!
 

   时过境迁,现在的我基本上与健康人没什么两样,自由呼吸不再是我遥不可及的梦!15年的守护和相伴!15年的坚强和希望!用生命守护生命!当年,您守护了我;如今,我守护别人!愿每一个重症哮喘患者,都能自由呼吸每一天!历经风雨,归来仍是少年,未来,我们都要好好的!

(雯雯)


上一篇: 没有了
下一篇: 心存希望,展望未来——永别了,14年的口服激素

用户登录